公共空间能否摘口罩饮食?

时间:2020-07-08    访问量:1155



大家现在都习惯了在公共场合戴口罩,那么问题来了,在公共交通上如果要吃东西,那应该怎么办呢?口罩能不能摘下来?(后东方消毒液)


4月4日在一列高铁上,就有乘客因为脱口罩吃饭,引发了其他乘客的不满,最后还打了起来……这是怎么回事呢?4月4日上午10:50,G7060次列车从上海站发车,高铁没发车多久,3号车厢里就有几名旅客起了冲突。民警赶到车厢了解到,两名20岁左右的女性乘客贺某、邓某,和另一名40岁左右的男乘客吴某坐在车厢同一排。当时,贺某和邓某摘下口罩吃东西,吴某看了比较反感,上前进行了制止。被吴某劝阻之后,贺某和邓某就立即停止吃饭,戴上了口罩。但是过了一会儿,两名女乘客确实饿了,再次摘下口罩吃饭。吴某看到她们又摘了口罩,顿时很生气,便开始指责两位女乘客。



1594209290119159.jpeg



“她摘了口罩吃东西,说了一遍还吃。我一开始跟她讲了,不要再吃,出去吃,等会吃,对不对?可她还在吃!”于是,吴某和两位女乘客就争吵了起来,期间邓某拿起手机将吴某指责的样子拍了下来,这一下子激怒了吴某,吴某上前抢夺邓某的手机,没想到过程中,手机撞到了邓某的嘴角。而周围的乘客看到吵了起来,都纷纷劝解:

“关键是你男的不应当动手,人家本身是小姑娘。不管她们在拍,你也没有权力动手啊!”吴某认为自己都是为了大家考虑:一、抢手机的行为并不是主动动手,也没造成实际伤害。二、自己也是为了整个车厢乘客的安全考虑,摘下口罩是对别人的不负责任。“我是为了谁啊?我是为了谁啊?有事情就我一个人感染么?”

两个姑娘却觉得:自己饿了,再说列车上也没有明确规定不让摘口罩吃东西,应该被理解。就这样,从上海站发车到目的地池州站,近4小时的车程中,双方均表示自己没有过错,不接受调解。直到当天14:31,列车抵达安徽池州站后,三人被交由池州站派出所继续处理。目前,这起纠纷仍在调查处理中。



那这件事情到底谁对谁错?


目前铁路部门并没有禁止在高铁上饮食,也没有规定不得短暂摘下口罩。对于有需要的人该怎么在车厢里饮食呢?铁路警方表示,

虽然高铁也属于密闭空间,

但要像地铁那样完全禁止饮食,

这是不现实的。

铁路警方建议:

一、错峰吃饭,在车厢内最好不要大家同时摘下口罩。

二、疫情期间餐车暂不开放,旅客必须在自己座位上就餐。



网友也对这个问题发表了看法





有网友表示

高铁上吃东西没问题

男子过于敏感了↓↓↓

一无所有:吃点东西不摘口罩怎么吃?用口罩戳个洞用吸管吗?那大东西怎么用吸管?会不会换位思考。

帷幕我觉得这个男乘客过于敏感了,肚子饿了摘口罩吃饭完全可以理解,又不是面对面对着你吃,还这样粗鲁地对别人,太夸张了。

Max:过分紧张了,换位思考,互相理解。

Jojo:现在国内航班都可以吃东西了,这位男士有点小题大做了吧。

S.YANG:吃东西无可厚非吧,过于敏感了……怕传染别坐车。

孙平:人家吃饭,你自己口罩带好就行了呗,那现在还有很多人不戴口罩的呢!

浩浩:有话好好说。不要动手。动手性质就变了。

A光辉-岁月:车上没有规定不让吃东西,两个小女孩没有错,没有违反任何规定,你凭什么指责人家?


也有网友表示:

男子没错

疫情期间要控制

苹果:特殊时期,非特殊人群,应该克制,20多岁的姑娘,不是饿,是馋。12岁小留学生都能20多个小时不吃不喝。

若:不吃能饿死她俩?男的没错,如果这两女的有病毒,传染的是全车。

常熟康俊文体:这事完全可以避免的,第一次吃的时候旁边乘客反感。现在特殊时期,两个小姑娘再想吃的时候完全可以去车厢连接处吃,吃完顺手把垃圾扔了。这不就好了。

慧慧:要吃饭到车厢连接处吃,不要在座位上吃。

杨小乐同学:为什么要在密闭空间吃饭?有味道影响环境,何况疫情期间。

清水深流:我支持吴先生!现在有些人就太过了……

冷烟:认可男同志的说法!一共就4个小时,真的就不能控制吗?


还有网友表示:

没办法说谁对谁错

都可以理解↓↓↓

Mirror-魔镜:没办法说谁对谁错,但一顿不吃饿不死,而且不是吃饭时间,染上病毒就危害社会群体和生命。

微意:刚查了一下,这趟车10:40-14:31,将近四个小时,还赶上饭点,高铁也没有禁食,所以两位小姑娘饿了吃东西也能理解。这位男士本心也没有错,但是方式不得当。

喵喵乐:双方都有问题,也都可以理解。双方都克制下比较好。


如果是你

在火车上会摘下口罩饮食吗?


小编这边建议咱们用咱们的后东方消毒液,携带方便而且不伤害衣物和皮肤,能够快速有效的把病毒细菌杀死~出行在外做好自我防护和他人防护是我们没每个人的责任哦~
1594211056114002.jpeg

1594211081153726.jpg





转自福建共青团(ID:fj-gqt 编辑:沈婉玲)